“芹儿!”

    许郎中眼眶湿湿地看着方小芹,她不是去见朱萸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还是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二姐!”

    方小松上前去握住她的手,心疼地抚着。“二姐你这是怎么了?怎的变成这个样子了?我大姐呢,她怎的没有回来呢?”

    方小芹微笑着抚摸着他的头,却是虚弱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们已经安全到家,我要回去复命了,就此别过!”

    郝侍卫向他们拱了拱手,也不进屋歇一下就驾车走了。

    “我知道你们有好多话要问我们,但还是先让芹儿好好地歇一歇吧,她太累了!”

    张殿看了一眼众人道,遂扶着方小芹去了屋中。

    许郎中和白毒医相视一眼,皆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回到熟悉的屋中,躺在暖和的炕上,方小芹顿时感觉轻松了好多。

    不会再有人害她了,她终于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

    她阖上了双眼,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好香。一直睡了两日两夜,她才醒了过来。

    见她一直不醒,许郎中他们自是非常的担心她。后来许郎中给她一把脉,却是再次地湿了眼眶。

    “我二姐醒了!”

    看到方小芹睁眼了,方小松高兴地大叫了起来。

    他这么一喊,其他人就都进来了。

    “芹儿,肚子饿了没有,我给你做点吃的去!两天没吃东西了,定是饿坏了吧……”

    许郎中乐呵呵地道。

    不过他话一说完。张殿就默默地去厨房做吃的了。

    “芹儿,这个孩子生了还是我带!到时候,我手里牵着一个,怀里又抱着一个。可不把给我美死了!”

    白秀娥也笑嘻嘻地道。

    方小芹听着有些云里雾里的,白毒医便问道:“芹儿,莫非你还不知道,你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了吗?”

    “什么?我……我又有了……”

    方小芹不敢相信地瞪大了双眼,她真的又怀上朱萸的孩子了?

    “这还能有假吗!芹儿,张殿说,他愿意做孩子的爹爹,只是不知,你愿意不?”土上纵弟。

    白秀娥话中的意思她怎么可能不明白,但她根本就忘不了朱萸。而且,她怎么会让朱萸的孩子喊别人爹爹呢。

    “行啊,那以后,张殿哥哥就是孩子的干爹了!只是还缺一个干娘,怪可惜的!”

    方小芹说这话的时候。正好张殿端着一碗粥进来了。他在心里苦笑了一声,这一辈子,他怕是等不到方小芹了。

    两年之后。

    方小芹坐在桌前,认真地给病人看着病。

    方郎中的名声很响,人好医术高,好多人都慕名前来求医,来看病的人络绎不绝。

    “芹儿,你给天牛看看,他这几日有些拉稀!”

    高玉瑶抱着一个一岁多的男娃子,一脸担忧地问方小芹。

    “嫂子,你怎的还排队过来看病呢?你让家奇哥来说一声,我去那边院子里先给天牛看了不就行了吗!”

    方小芹笑着道,并给天牛号起了脉。

    “我们不想让你难做!”

    一旁的宋家奇憨憨地道。

    他如今对方小芹可是感激地很,自从高玉瑶生了这个男娃,他更是对她感恩戴德,恨不得把家里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她。

    夫妻俩对宋大宏夫妻也比从前好多了。宋大宏夫妻居然也良心发现,把李巧菊接回去住了。

    方小芹便对宋家奇笑了笑,把天牛的手拿下去道:“不碍事,就是肚子受了寒,给他暖暖肚子,吃两付药就好了!”

    遂低头写了一张药方递给宋家奇。

    夫妻二人道了谢就匆匆地走了。

    下一个病人进来了,方小芹头也不抬地问道:“你哪里不好?”

    “我得了相思病!”

    病人缓缓地坐在了她的旁边。

    这声音……太像……

    方小芹的心猛地一震,莫非是太想他了么,想的出现了幻觉?他而今怎么可能在这里呢?

    可是,她又不敢抬起头来看他,她真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