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65:夜夜强欢

    白晋说到:“嫂子你别担心,东子他暂时没事,因为经济调查科的人还没找到什么强有力的证据能够切实证明他确实参与了洗钱,但是因为这个案子上面很重视,又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他暂时还不能放出来。”

    这个特殊原因,就是之前内部系统出现奸细的事,但是这个关系到系统内部的声誉,属于机密问题,所以他们没能打探出来。

    “既然他们都没有证据为什么还要抓他?”余式微替陈瀚东抱不平,在她看来,被抓的都是坏人,不是坏人怎么能够抓进去呢?

    “这个……大概是这个案子太大了,是王师长亲自负责的。我听振东姐夫说,这案子可能要审很久,杨寂染的案子一天没审理清楚,他就一天出不来。”白晋解释着,“而且我们国家对洗钱组织打击的很严厉,我估计,不太好办。要是上面想抓个典型,那就更难办了。”

    权振东,余式微是知道的,她听陈瀚东提过,是个值得依靠和信赖的人。

    想到还被关在里面的陈瀚东,余式微不由的越发焦躁起来:“就不能再想想别的什么办法吗?”

    她听说,为了审讯,有时候会使用一些比较极端的手段,不让睡觉折磨人的意志已经算轻的了。

    “这个……暂时还帮不上什么忙,军政在某种程度上是要分开的。现在就看陈司令那边能不能有什么好的消息了。”白晋也很无奈,军队的事比政治上的事要简单直白,但也正是因为简单直白,所以很多事情都是一板一眼的,没什么转寰的余地。

    余式微对这些都不是很懂,但也明白干着急是没有用的。

    “嫂子你放心吧,东子他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所有能用上的门道我们都会用的,能找的关系我们也都会去找。”白晋安抚着。

    叶迟也说到:“是啊,要是有需要钱打点的地方,不用嫂子你开口,我们会自动打点好的。”

    听他们这样说,余式微心里感激不已:“谢谢你们。”

    “这没什么。”白晋又说到,“对了,嫂子,你想去看看东子吗?”

    余式微眼睛一亮:“可以去看他吗?”

    她心里记挂着陈瀚东,可是一直打听不到她的消息,又见不到他的人,不由得心急如焚,现在听白晋说可以去见陈瀚东自然是无比雀跃,甚至有些迫不及待。

    “本来是不允许的,在接受调查期间只有他的代理律师可以见他。但是陈家手眼通天,要见也不是什么难事,我听振东姐夫说他们已经被批准这个月14号去看东子,因为只允许直系亲属看望,所以嫂子你肯定能去。”

    “直系亲属?”

    听到这四个字,余式微原本明亮的眼神一下子就黯淡了下来,从情理上来讲,她已经被赶出了陈家,算不得陈家的儿媳妇。从法律上来讲,她和陈瀚东根本没领结婚证,她也算不上是他的妻子,她应该是没有资格去看望他的吧。

    见余式微不说话,白晋和叶迟都感觉有点奇怪,就要见到陈瀚东了,她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啊。

    叶迟问:“你怎么了?”

    余式微摇了摇头,然后说到:“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太没用了。”

    “这不关你的事,又不是你害东子被抓进去的,而且你带出来的消息也非常有用,让我们不至于抓瞎。”

    知道白晋这是在安慰自己,余式微勉强笑了笑。

    “对了,我听说陈家准备找名律师艾常欢做东子的代理律师,陈家的势力再加上这个艾常欢,我们胜算还是很大的。”艾常欢是a市新冒出来的律师,因为帮某个一线影星打赢了一场非常难打的官司而一炮而红,现在发展势头很猛,只要是她接手的官司,没有一场是输了的,百分之一百赢,这在整个律师行业都是绝无仅有的,所以她现在成了这一行的佼佼者,陈司令自然会为了陈瀚东请最好的律师。

    已艾常欢那诡辩的才能,想要把陈瀚东捞出来,估计也不是什么难事。

    “艾常欢?”余式微不认识,心里却有了别的主意。

    临走前,白晋说:“放心吧,只要没有切实的证据证明东子和杨寂染有过往来,他就不会有事。”

    余式微只能盼着事情真的如他们所说。

    他们走了之后,余式微怔怔的坐在床上,想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人过来敲门。

    霍殷容的声音在外边响起:“小微,你在吗?”

    余式微这才想起自己是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