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白钰起床时,魏晋之果然早就出府了。

    用完早膳,白钰没有选择参观将军府,而是直接让李散陪着去了品茗居。

    魏老爷子作为一个文学大儒,最爱喝茶品茶,甚至已经到了嗜茶的地步,所以开了一个品茗居的茶楼,以供天朝爱茶之人一同享受这品茗之乐。

    但经过白钰前几天的观察发现,这茶楼有点“阳春白雪”,只是极少量的文人墨客来此喝茶。达官贵人看不起这品茗居,觉得这里是一些酸秀才才爱来的地方;布衣百姓也不愿来这儿,因为既然是品茗之地,品茗居禁止喧哗吵闹,老百姓可不懂这些焚香品茶之乐。

    最重要的是,品茗居的茶水还很不便宜——能让魏太傅觉得很不错的茶水能便宜到哪儿去?只是一壶春茶铁观音德价格就已经是其他茶社的七倍有余,更不要提焚香的价格了。这让一些不是很富有的文人更是捉襟见肘。

    品茗居和将军府的其他产业不一样,这是魏老爷子给魏晋之的乔迁之礼,希望他能一直记得文人的品格,在浮沉官场、百变人生中保持自我。其中意味深远,充满了魏太傅作为爷爷对孙子的殷切期盼与谆谆教导。

    所以品茗居一直由魏晋之直接打理,但魏晋之作为文人会舞文弄墨,作为将军会带兵打仗,唯独不会管理家产。他能做的只是一直移动将军府的资金来填补品茗居的亏本。

    白钰准备拿品茗居来动刀,也正是看中了这品茗居没有管事来碍手碍脚的阻挠。

    在白钰看来,这品茗居的意义深重,但也不能一直亏本浪费钱啊!只要按照自己的计划来,就可以既不破坏魏老爷子的心意,又能盈利。

    品茗居白钰之前就有来过,只是担心没人信服自己的身份,所以让李散陪着。

    坐着将军府的马车来到大街上时,白钰就听到有人大声说着:“啊,白仙人来了!”之后就是一片的呼叫声,白钰甚至听到了有人祈福的声音,这是他经过婚礼之后第二次意识到自己在天朝百姓心目的神圣的地位。

    白钰没有看人群直接下马车步入茶楼。

    品茗居的专柜早上就听说郎君要来视察,所以今天就没有开门做生意,早早准备好茶水等着了。

    人们本来也正奇怪,这品茗居虽然客人少,开不开门都没什么区别,但从来没有关门不做生意过。直到人们看到白钰来到这里。

    茶楼的掌柜是一个和蔼的胖胖的中年男人,一脸的笑容都快把脸上的所有肉都拧在一起了。

    虽然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但白钰还是忍不住吐槽魏晋之,这里开的是茶楼,又不是酒楼,坐镇的不是仙风道骨,一看就是品茶的高手就算了,这一招财猫是哪门事儿?

    话说,当初白钰误来这儿喝茶,就是看着这掌柜的一脸肉以为这儿和苏州听评书的茶楼一样,想带着小六来听评书休息的。没想到进来,这里不仅茶水卖得贵,而且还不准讲话,也没有好吃的糕点,弄得玩的很开心小六立刻就无精打采的了。

    所以,白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要把掌柜给换了。

    ---题外话---

    其实,我没写大纲。我准备像韩剧一样,参考大家的意见,再写的。

    所以,有什么想法的话,给我提意见吧!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