惯性骚动(高干) 第28章 惯性028(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

    韩开宇身上的作训服还是脏兮兮的,脸上被擦伤的地方也没有经过处理,冰凉的右手抓着陈清末手臂,双眼通红着默不作声的往里带。

    萧鸣政身体挡在两人面前,陈清末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韩开宇已经一拳打在了萧鸣政脸上。

    快、狠、准。萧鸣政退后了两步稳住了身形,左脸立马红了一片,嘴角也破了。

    “韩开宇,你干嘛?”

    陈清末刚出声,韩开宇身影已经往萧鸣政扑了过去,连续的攻击直取要害,萧鸣政也不示弱,两个大男人在门口就打了起来,任凭陈清末怎么吼也没用。

    等两人都住手的时候,陈清末颧骨上也吃了韩开宇一拳,虽然他已经收了力道,陈清末那身板哪里受得住,立马肿起了一块。

    “末末,末末,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韩开宇估计也被自己的动作吓到了,扶着陈清末一个劲的道歉查看她伤口,萧鸣政也是懊恼不已,把陈清末拉到自己怀里,借着车灯仔细看了看被打到的地方。

    “很疼吗,要不要去医院?”

    陈清末避开两人,自己捂着自己左脸,火辣辣的疼,感觉说话也不利索,“韩开宇,你先进去。”

    “末末,我......”

    “进去,我马上进来。”

    韩开宇不甘心却又内疚的进去了,总算分开了两人,陈清末转身看着一直没有动作的萧鸣政,“你先回去吧,他刚回来需要休息,我不想再看你们打一次。”

    “是我不对,不会有下次了。”萧鸣政拉住陈清末,双手搭在她肩膀上低头注视着她双眼,“末末,我知道你还没有原谅我,我愿意等,但是我不想你利用韩开宇来逃避我,那样对我不公平,对他更不公平,因为我知道你只把他当家人。”

    “我知道。”陈清末低着头,不愿意看萧鸣政,“你先回去吧,让我静一静。”

    “我明天接你去公司。”

    “不用了。”回答得太快,萧鸣政脸上的笑容僵住了,陈清末也不自在,顿了顿解释,“明天我再给你打电话。”

    萧鸣政终于走了,陈清末深吸了一口气进屋,韩开宇正在接电话,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看他脸色不是很好,直接吼了起来,“你特么烦不烦,你要死要活也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不去就是不去。”

    电话砸在了自己脚边,砸了电话的罪魁祸首却并不如他刚刚表现得那么潇洒,烦躁的在屋里走来走去,就连身上的衣服都忘了换。

    陈清末大概知道电话是谁打来的,叹了口气,或许萧鸣政说得对,即使不是他,她也不应该用韩开宇当挡箭牌,那样对很多人都不公平。

    她一直当韩开宇是弟弟,而韩开宇,早已把心放在了另一个人身上,只是他死鸭子嘴硬不愿意承认而已。

    好似才注意到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的陈清末,韩开宇赶紧拉她坐到沙发上,噼里啪啦翻了药箱给她上药。

    “虽然是我不对,但是你也真该打,大晚上的不回家竟然和一男人呆在一起,你当所有男人都像我一样和你睡一屋也能君子到底呀,萧鸣政是什么人,你可别傻不拉几的又陷进去一次......”

    陈清末第一次发现韩开宇这么啰嗦,擦了点药水把淤血揉散了红肿很快就能消,而无聊拿着遥控器乱按的人还是没有洗澡换衣服的意思。

    “要去就去吧,趁现在还来得及。”

    “不去。”

    “你就死鸭子嘴硬吧。”陈清末上楼了,不一会儿,楼下果然传来了开关门声,还有车子的引擎声。

    李莫西一个人进了酒吧,和萧鸣政出来的时候陈清末就看见了,只是两人五年不曾见面,突然不知道如何开口,所以没有叫住她,而且旁边还有一个萧鸣政,免得大家都尴尬。

    萧鸣政一直等着陈清末电话,生怕电话没电还是故障了接不到她电话,每隔十分钟就要检查一次,就连睡觉的时候也放在了枕头边。

    半夜电话突然响起来的时候他被惊醒,拿起来一看却是萧寒宇的名字,大半夜的打电话就为了报告调查郑若尘女人的进度,萧鸣政无语的听完,挂了电话刚躺下,郑若尘又打了进来。

    “你们都喜欢半夜打电话的吗?”

    “我只是提醒你,弟妹什么有个穿军装的男人,不简单,建议你速战速决,有些时候采取些非常手段也是在所难免的。”

    “说得你谈过恋爱似的。”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